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固有免疫系统在骨关节炎发病机制中的作用及研
 

  骨关节炎(OA)是一种以关节软骨退变为主的关节疾病,多累及膝、髋关节及远端指间关节。目前OA发病机制尚未明确,研究表明其与性别、肥胖、衰老、创伤等多种因素相关。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数据显示,所有关节疾病中,OA占导致疼痛、残疾疾病首位。我国大型流行病调查结果显示,40岁以上人群原发性骨关节炎的总体患病率为46.3%,其中男性为41.6%、女性为50.4%。近年来OA治疗方法和手段不断改进,但仍缺乏干预性药物,绝大部分晚期患者需通过关节置换手术缓解疼痛,恢复关节功能。传统观点认为OA是一种非炎症性疾病,但随着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学者发现滑膜炎症与OA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并开始将其定义为一种低度炎症状态。该观点从免疫系统的全新视角对OA发病机制进行了探索,为OA的治疗提供了全新的潜在靶点。现对固有免疫系统在OA发病机制中的作用及相关研究进展进行综述,旨在为深入研究OA发病机制及开发干预性药物提供证据及方向。

  固有免疫是机体在种系发育和进化过程中形成的天然免疫防御功能,是机体对抗外来病原体的第一道屏障,同时也参与清除体内损伤、衰老细胞以及启动、效应和调节特异性免疫应答。固有免疫系统主要由屏障结构、单核巨噬细胞、自然杀伤细胞、T淋巴细胞、补体及一系列细胞因子组成。固有免疫系统的激活依赖于免疫细胞对外来病原体及自身损伤、衰老细胞保守区域的识别;激活方式主要包括病原相关分子模式(PAMP)和损伤相关分子模式(DAMP)两种。不同的PAMP及DAMP均可被模式识别受体(PRR)所识别,例如Toll样受体(TLR)、核苷酸结合寡聚化结构域样受体(NLR),从而激活下游炎症信号通路,引起细胞因子、趋化因子大量释放。

  人体内正常的组织修复过程是一个受到精密调控的过程,包括炎症启动、细胞增殖、炎症消退3个阶段,局部炎性反应是组织修复过程中的重要环节。该过程被比喻为“炎症交响曲”,巨噬细胞是这一过程中最关键的细胞。它们可以通过自动清创,即吞噬死亡细胞、失活或受损组织,加速后续修复过程。在炎症修复过程中,受损组织释放的死亡细胞碎片或者蛋白水解产物可以与细胞表面或细胞质内的各种受体(如TLR)结合,激活下游的NF-kB等炎症相关信号通路,从而激活巨噬细胞发挥其生理功能。急性炎症期巨噬细胞的生理学功能为吞噬细胞碎片以及分泌炎性因子(IL-1β、IL-6、TNF-α),趋化其他细胞在损伤区域聚集。随着炎症进一步发展,巨噬细胞开始发挥抑制炎症、促进组织修复的生理学功能。它们分泌的ω-3脂肪酸可以转化为前消散分子,如消除素、保护素以及促消退介质等,起到终止炎症、保护器官、促进组织再生的作用。因此,创伤修复过程中炎症过程的正确转变对于促进局部炎症消除、组织再生具有重要的生理学意义。

  尽管OA未划分为炎症性关节病,但是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它是一种持续的慢性炎症状态。组织病理学研究证实,OA组织学标本中常见炎性细胞浸润,但浸润程度未达类风湿性关节炎。此外,生物学标志物研究表明,OA患者体液(血液、关节液)内的炎性因子,如IL-1β、TNF-α等,均较正常人明显上升。影像学检测进一步证实了低度炎症在OA病理生理过程中的作用。Aryal等利用MRI连续观察422例Kellgren-Lawrence2~3级的OA患者12个月,发现膝关节内侧滑膜炎症范围可以作为预测OA预后的指标。Daghestani等在OA患者体内利用99mTc-Etarfolatide示踪显像技术标记激活巨噬细胞,发现受累膝关节99mTc-Etarfolatide的信号强度不仅与患者体液(血液、关节液)内炎症标志物CD14、CD163等成正相关,还与关节间隙狭窄程度明显相关。Roemer等对514例正常人群膝关节进行了长达30个月的MRI研究,发现滑膜炎的累及范围与软骨退变程度成正相关。这些研究结果均表明OA是一个持续的慢性炎症状态。

  从组织损伤修复角度来看,关节损伤后的局部愈合反应决定了OA的个体易感性。尽管损伤后的急性炎性反应具有保护机体的特点,但持续的慢性炎症对机体是有害的。关节一旦损伤,滑膜组织内被凝血酶激活后的血小板可以分泌含IL-1β的微泡,这一过程可以促使基质金属蛋白酶(MMP)的生成。MMP既可以分解受损软骨实现“自动清创”,同时分解软骨后释放出来的组织碎片,如纤维连接蛋白、超小分子量透明质酸、蛋白多糖碎片,可激活固有免疫系统,诱发局部炎性反应。

  然而在OA的发生发展过程中,“自动清创”诱发的局部炎性反应往往会进入一个恶性循环。研究发现,超级愈合小鼠胫骨平台骨折后,局部炎性反应激烈程度及持续时间均明显低于野生型小鼠,导致前者创伤后OA发生率及严重程度明显低于后者。这些研究结果表明,OA组织修复过程中炎症消退期的转变失败是恶性循环持续的关键。

  OA发生发展过程中,软骨细胞及细胞外基质因创伤、老化凋亡产生的各种碎片(蛋白质、蛋白多糖、透明质酸)均可成为DAMP,进而被免疫细胞膜上的PRR或胞内的NLR识别,通过cAMP反应元件结合蛋白、干扰素调节因子、NF-kB激活下游的炎症信号通路,引起炎性因子大量释放。关节中的主要免疫细胞是滑膜细胞层中的A型滑膜细胞(巨噬细胞),研究已证实OA滑膜组织及软骨细胞中的TLR2、TLR4表达均存在上调趋势。尽管滑膜细胞及软骨细胞均表达TLR,但目前研究认为DAMP、PAMP与滑膜巨噬细胞表面的PRR结合,激活炎症信号通路引起炎性因子及蛋白酶的释放,一方面可加重局部炎症,另一方面可与软骨细胞表面的TLR结合,激活软骨细胞NFkB通路,进一步释放分解性因子,引起软骨细胞死亡及软骨基质降解,释放DAMP,从而形成恶性循环。但软骨细胞、滑膜巨噬细胞、滑膜成纤维细胞之间的具体交叉联系机制目前尚不清楚,仍需要进行大量研究。

  巨噬细胞与OA巨噬细胞在固有免疫中处于中心地位,具有很强的吞噬能力,参与了炎症的启动及消退。巨噬细胞的激活主要有两种途径,其中经典激活途径为分化成M1亚群。巨噬细胞表面的模式识别受体(PRR)可识别关节腔中的PAMP及DAMP,同时与Toll样/IL-1受体结合,激活NF-kB通路上调炎性因子的释放。另一重要激活途径是通过细胞在应激情况下产生的炎症小体,与核苷酸结合寡聚化结构域样受体结合,从而诱导炎性因子的释放。巨噬细胞还可通过选择性途径激活,分化成M2亚群,从而表现出抑制炎症、促进组织修复的作用。激活的巨噬细胞在IL-4或/和IL-13刺激下可高表达甘露糖受体(CD206),同时IL-4可刺激巨噬细胞内的精氨酸向鸟氨酸转变,从而使胶原及聚胺类蛋白多糖等细胞基质成分合成增加。M2亚群的修复功能减弱可导致组织损伤持续存在,修复功能过强可导致组织纤维化。

  滑膜组织内的巨噬细胞在正常情况下处于静止状态,在关节损伤或老化应激导致细胞凋亡发生时,软骨细胞及细胞外基质崩解所产生的DAMP可激活巨噬细胞。激活的巨噬细胞可高表达叶酸受体,Piscaer等使用SPECT/CT示踪111InCl3标记的叶酸受体,分别对采用碘乙酸盐注射及前交叉韧带切断方法制备的大鼠OA模型进行观察,结果均发现大鼠膝关节中有较强的叶酸受体信号聚集,提示了激活巨噬细胞在OA中的重要地位。deVisser等利用另一种叶酸受体耦合剂进行观察,发现在高脂饮食诱导的大鼠OA模型中111InCM09信号较正常大鼠增加了28.4%。Daghestani等利用SPECT/CT观察OA患者体内99mTc-EC20标记的叶酸受体分布情况,发现受累膝关节99mTc-EC20信号强度与OA患者体液内炎性标志物及关节间隙狭窄程度相关。这一结果直接证明了激活的巨噬细胞在OA进展中的作用,但该研究没有明确巨噬细胞亚群的分布情况。

  巨噬细胞M1、M2亚群的时间及空间差异性分布对炎症及组织损伤修复的精准调控发挥重要作用。M1亚群主要参与炎症启动阶段,M2亚群主要参与炎症消退阶段。有关超级愈合小鼠的研究发现,创伤发生后小鼠滑膜组织内激活的巨噬细胞中M1亚群占主导地位的现象仅维持数周,而在野生型小鼠体内该现象可持续2个月甚至更久。据此,学者们提出去除巨噬细胞能消除炎症,进而延缓OA进展的设想,并进行了大量相关研究。Wu等构建了CSF-1R-GFP绿色荧光标记巨噬细胞的MaFIA基因工程鼠,该动物模型既可通过荧光成像观察体内巨噬细胞的分布,也可在小分子AP20187的诱导下促使巨噬细胞凋亡,达到去除巨噬细胞的目的。

  首先,利用MaFIA基因工程鼠构建OA模型,造模后即刻关节腔内注射AP20187,去除滑膜组织内所有亚群的激活巨噬细胞。结果发现,MaFIA基因工程鼠的巨噬细胞M1、M2亚群数量均少于野生型小鼠,造模1周后骨赘形成减少,但是造模9周后滑膜炎症及软骨退变更严重。这一结果表明炎症在OA进展中具有“双刃剑”作用,持续慢性炎症的形成可能与激活巨噬细胞的数量无关,与M1亚群向M2亚群转变失败有关。这可能是OA炎性反应消散失败,进入持续慢性炎症恶性循环的关键环节。近期一项研究通过免疫组织化学及免疫荧光标记M1、M2特异性分子标志物进行观察,结果发现人及小鼠OA滑膜中均以M1亚群聚集为主,进一步说明M1亚群向M2亚群转换失败在OA的病理作用。目前,对于激活巨噬细胞诱发OA或加重OA进展的作用机制尚未明确。Bondeson等从OA患者滑膜组织中提取滑膜细胞,通过流式分选技术去除CD14阳性的滑膜巨噬细胞后,发现成纤维样滑膜细胞分泌IL-1、IL-6、IL-8、TNF-α、MMP-1、MMP-3、ADAMTs-4,表明滑膜巨噬细胞在诱发滑膜炎症过程中有启动作用。Blom等采用大鼠进行研究,他们首先通过关节腔注射氯膦酸盐脂质体诱导巨噬细胞凋亡以去除滑膜巨噬细胞,7d后通过关节腔注射Ⅱ型胶原酶构建OA模型;观察发现造模7、14d后OA模型软骨退变程度较未诱导巨噬细胞凋亡的OA模型减轻,滑膜组织中的MMP-3、MMP-9表达也明显减少,但软骨组织中的MMP-3、MMP-9表达无明显变化。Blom等的另一研究发现,氯膦酸盐去除巨噬细胞的小鼠OA模型在造模后7、14d骨赘生成较对照组减少了84%、66%,滑膜浅层TGF-β、BMP-2、BMP-4表达也明显降低,而骨面生长因子无明显变化。以上研究结果均提示,滑膜巨噬细胞可能通过诱导成纤维样滑膜细胞释放MMP及生长因子加速OA进展,在疾病早期针对性去除促炎作用的M1亚群巨噬细胞,可以延缓OA进展。

  巨噬细胞影响OA发生发展的另一可能机制是通过旁分泌作用直接影响软骨细胞的合成分解代谢功能。Samavedi等的研究将激活巨噬细胞与软骨细胞进行共培养,观察发现软骨细胞中MMP-1、MMP-3、MMP9、MMP13及IL-1β、TNF-α、IL-6、IL-8表达均明显增加,可能与M1亚群分泌的Rspo2(R-spondin-2)蛋白激活软骨细胞的β-catenin通路有关。Utomo等将含M1、M2亚群巨噬细胞上清液的DMEM条件培养基与软骨细胞进行间接共培养,结果发现γ-IFN+TNF-α刺激后的M1条件培养基可以明显上调软骨细胞IL-β、MMP-13、ADAMTs5基因表达,下调Col2A1、Aggrecan基因表达;而IL-10+IL-4刺激后的M2条件培养基不能逆转这一现象。因此,Utomo等认为OA治疗关键在于抑制促炎因子释放或者刺激抗炎巨噬细胞(M2亚群)的分化。Dai等的研究发现鱿鱼Ⅱ型胶原蛋白可以通过免疫调节作用激活M2亚群巨噬细胞,从而增加TGF-β1及TGF-β3的分泌,促进软骨修复,提示了M2亚群巨噬细胞作为OA治疗靶点的可能性。

  巨噬细胞具有较强可塑性,可以根据所处微环境进行重编程,可以是启动炎症、释放大量促炎因子的M1亚群,也可以是抑制炎症、重塑组织、释放抗炎因子及生长因子的M2亚群。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学者们认为M1、M2亚群可能只是巨噬细胞分化的两种极端类型,可能还存在着第3种过渡类型。因为有研究发现即使同一种物质、同样的低氧环境,既可促使巨噬细胞向M1亚群分化,也可向M2亚群分化,导致这一差异的原因仅仅是刺激物质浓度不同。这种由一种亚群向另一种亚群转变的过程称为重编程,目前相关研究有限,发现的涉及重编程通路可能包括JNK、PI3K/Akt、Notch、JAK/STAT、TGF-β、TLR/NF-kB,同时重编程还受到microRNA的调节。Topoluk等将OA软骨细胞、M1/M2亚群巨噬细胞及胎盘MSCs进行共培养后发现,M1/M2比例的减少可以增加软骨细胞活性及糖胺聚糖的含量,而胎盘间MSCs可以降低M1/M2比例,其作用机制可能与前列腺素E2有关。因此,探索合适的促使巨噬细胞M1亚群向M2亚群重编程的物质及其具体机制将有助于OA的早期防治。

  T淋巴细胞与OA现有证据表明,OA滑膜组织(特别是炎症明显的滑膜组织)中的免疫细胞主要包括巨噬细胞、T细胞、B细胞、自然杀伤细胞、树突状细胞等。其中,巨噬细胞占65%、T细胞占22%。Symons等利用ELISA法检测OA关节液中的可溶性CD4,发现OA患者可溶性CD4浓度低于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但高于正常人。Hussein等利用流式细胞技术对比OA与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滑液中CD4+、CD8+T细胞的比例,发现两者CD4+/CD8+的比例相似,且CD4+T细胞占优势。Kriegova等的研究也获得相同结果,同时还发现女性患者CD4+T细胞更高。这些研究结果均说明T细胞与OA的病理过程密切相关。

  T细胞参与OA病理过程的机制可能与其识别软骨基质蛋白聚糖的分解产物有关。deJong等的研究发现,T细胞可特异性识别蛋白聚糖16-39、263-282氨基酸位点,从而增加炎性因子的释放。T细胞有多种亚群,包括Th1、Th2、Th9、Th17、Th22、Treg细胞等,目前研究证据提示与OA病理相关的细胞亚群主要为Th1、9、17细胞。有研究通过比较OA与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外周血、关节液、滑膜中的Th1/Th17细胞比例,发现OA患者外周血及滑膜中Th1/17比例均较高,滑膜中的Th1细胞增多,Th17细胞较少。这种循环T细胞的细胞毒性更大,而髌下脂肪垫中的T细胞同时出现了分泌表型的改变。各种亚型在OA中的具体激活机制尚未明确,可能与mTOR自噬通路、氨基酸代谢及肠道菌群有关。

  补体与OA补体系统由三十余种蛋白质成分构成,其激活途径包括经典激活途径、选择性激活途径及甘露糖结合蛋白激活途径,3种途径的共同交汇点均为C3的激活及C5-7形成膜攻击复合物(MAC)。已有文献报道补体蛋白在OA滑膜组织及滑液中的表达量均增加,同时MAC含量与滑膜炎症程度成正相关。但软骨细胞在IL-1β、TNF-α的刺激下也能分泌补体蛋白。作为补体系统的交汇点,C3、C5对于OA更重要。在内侧半月板切除的小鼠OA模型中,Wang等发现C5、C6基因敲除小鼠的OA程度更轻;而敲除MAC抑制蛋白CD59则加重OA病变,而羧肽酶B可以减少MAC的形成而对软骨有保护作用。因此,明确补体系统与其他固有免疫细胞及软骨细胞之间的交互作用,定向阻断补体系统,对于有效防治OA进展有重要意义。

  随着对OA发病机制研究的深入,学者们对固有免疫在OA病理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视。明确固有免疫不同细胞及成分在OA中的作用及其与软骨细胞之间的交互效应,有助于精准治疗OA;对于滑膜炎症明显的亚型,已有研究开始探索给予炎性介质拮抗剂或细胞拮抗剂,从而抑制炎症级联效应。尽管目前具体机制尚未明确,但对固有免疫系统在OA中的作用研究为该病的诊疗提供了一个全新视角。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脉通”,版权均归医脉通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医脉通”。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吐槽新课 赢麦粒】还有1000份PPT模板等你来拿。试看10分钟填写问卷即可获得

  AO骨科教程全集 教学视频(中文87集 英文461集)附带《骨折治疗的AO原则》


活动五-太阳2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太阳2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太阳2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太阳2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太阳2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