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最强神线章 乱坟岗之行母爱无私
 

  悠悠转醒,周无双先是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脖颈,紧接着浑身不由为之一颤,顿时从地面上窜起,睁眼看向四方。入眼,一片荒凉的地段之上,一名名黑衣蒙面之人手持火把站立四周,空气中弥漫着肃杀之气。内心疑惑间,周无双目光看向四周,很快就定格在身前一大一小两座坟墓之上。只见那大的坟墓没有什么碑文,仅仅是摆放在那里,但那小的坟墓之前却有着一个石碑,上书四个大字:爱子之墓!待看到此人,周无双的内心顿时疙瘩一声,神色有些凝重道:“周兴哲!居然是你!”只不过此刻的周兴哲再无任何的情感,其脸上神色阴沉如霜,一步步行走间,浑身上下冷厉之气弥漫四方。很快,周兴哲迈步来到了周无双的身前,那双冷漠的眼睛定格在他的身上,张嘴不待一丝情感道:“周无双,跪下给你侄子磕头吧!”闻言,周无双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的扭头看向那一大一小坟墓道:“翠竹坏了你的孩子?”翠竹身死,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也活不下去,周兴哲虽然乃是他的哥哥但也不过才十八岁左右,且因为夺嫡的事情他尚未娶妻,可以说这绝地是他第一个儿子。儿子被他给弄死了,周兴哲不找他拼命才怪,只不过因为马上即将是他成年礼的时候,周兴哲也不敢在这样的情况下动手,今日翠竹和其肚子里孩子下葬,周兴哲自然要将他抓来,甚至……如果知道翠竹肚子里有周兴哲孩子的话,周无双当日不会杀她,毕竟贱婢虽然该死,但子嗣却是无辜的,何况是周家的血脉。摆了摆头,周兴哲指着那小坟墓道:“我今日让你来此地仅仅是送你侄儿一程,我不怪你什么,皇子之争本就是血腥的,要怪就怪他命薄。”“不过作为一个父亲,这笔帐我会找你算的,带你成年礼之后,我不会对你再有任何的手下留情,到时候你能否存活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他知道周兴哲此话的意思,成年礼之前不动他,但成年礼之后双方就该不死不休了。说完,周无双转过身,对着那小坟墓躬身一礼道:“若他日我登位,必迁你入皇陵!”淡然一笑,周兴哲看了周无双一眼,开口说道:“周无双,你没那个机会的,成年礼之后就是你的死期!”几乎在他话毕的瞬间,一道身影便来到周无双的身前,躬身行礼道;“十三皇子,请!”对于这一切,周兴哲没有丝毫的阻拦,那些黑衣蒙面人亦是淡然的看着这一切。直到周无双的身影离开,周兴哲的脸色才随之一白,‘哇’的吐了口血,其雪白的衣衫瞬间被染红,紧接着他迈步便走到了那小的坟墓之前,坐下身道;“孩子,不是为父不现在为你报仇,是你爷爷不让啊,等着吧,还有几天了,等他成年之后,那禁锢着我的枷锁就会消失,我一定会亲自宰了他给你报仇雪恨。”今日,周兴哲原本是打算将周无双斩杀与此,但在他离开皇宫的时候却是被周皇警告了,这让他不得不放弃立刻杀死周无双的心思。此刻的他已经被那黑衣蒙面人送到了王都南城门之下,在亮明身份之后,畅通无阻的进入了王都,一路疾行回到了十三皇子府。待看到周无双平安无事,一行人才彻底的舒了口气,随即纷纷跪倒在地道;“属下等人有罪,还请殿下责罚!”对于白天周无双被人掠走的事情,薛青等人可是忐忑不已,在察觉到周无双失踪之后,甚至将事情都闹到了皇宫去了。而周无双的母亲,当朝杨妃在知道自己儿子失踪之后亦是急了,匆匆的找上了周皇,也正是因为如此周皇才警告了包括周兴哲在内的所有皇子。闻言,薛青等人皆如释负重的舒了口气,紧接着,几人便匆匆的离去,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侍女便送上了可口的饭菜。周无双饿了一天,当即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不礼仪,当即就是一阵胡吃海喝起来。紧接着就看到一名穿着华丽,看上去好似二十来岁女子的妇人带着几名侍女匆匆地闯了进来。待看到正胡吃海喝的周无双之后,妇人的眼眶微微泛红,三步两步上前就将周无双拥入怀中,开口道;“双儿!”虽然一早就知道这具身子有个母亲在皇宫之内,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所有重生以来从未去请安。但今日杨妃的举动,以及后者那丝毫不加以任何掩饰和修饰的母爱,却是让他内心宛如被扎了一下,眼眶甚至不自觉的有些泛红,张了张嘴声音颇为沙哑道:“娘!”


活动五-太阳2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太阳2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太阳2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太阳2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太阳2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