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网络小说《谁是谁的药》男主角)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吴小雾网络连载作品《谁是谁的毒》、《谁是谁的药》(出版名《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男主角。昵称小锹,锹。

  父亲:于军,M市响当当的人物,绰号于老歪(人们背地里叫的),商人,黑白两道通吃。

  女朋友:杨毅,女,昵称小丫,小刺。季风家邻居,两人一块长大,季风从小到大深受其害。

  时年于一17岁,转学到M市六中初二六班(因其父于军坚持让他全部科目及格才能升初中,六年级念了3年),初遇13岁的杨毅(女,于一同班同学,于一好友季风家邻居),并火速相恋。高一后于一出国去马来西亚留学两年,跟随母亲生活,成功哄母亲回M市与父亲团聚。

  后续故事:杨毅去哈尔滨读大学,于一则接手于军生意,相恋多年。于2007年2月10日结婚,后生子于双洛。

  参见雾之生物链其他作品《非让我说爱你吗》、《是以见放》、《毒药番外》。

  夏天的时候升级上初二,从日常上下学的走廊大门一路数过来,生物实验室,校医室,1、2、3、4、5班,杨毅所在的二年6班排在山字靠底最中心的位置,与校长室遥遥相对。

  中午伴着预备铃声冲进大门,顾不得值周生们目光如矩,杨毅挣命地往教室跑。男人婆的代数课,她可不想挨克。

  跑到1班,看到自己班级门口站了三个人;跑到2班,看到其中一个是教导主任陈守峰,一个是班主任男人婆;跑到3班,看到第三个人,男生,面朝教室,身高介于一米六的男人婆和一米八的陈守峰之间,双手背在身后,手中有个瘪瘪的军绿色书包;跑到4班,看得清

  ;跑到5班,幸福地发现男人婆专心致志地和陈守峰说话没有注意她。杨毅放慢脚步憋着气,紧贴墙壁偷偷往教室门口蹭。

  “没有!”杨毅的嘴马上自动应答,对视分如命视她如草的班任解释,“我没被值周生记名,响铃前进的校门。刚才在走廊门口摔了个跟头……”

  低眉顺眼垂着头的模样让人觉得很好欺负,却在两个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抿了下嘴巴。不耐烦了!杨毅感到同情。

  “也不嫌累得慌。”季风的笑声更大,“你说一二的一不就得,还查那么老远。”

  因为转校生于一,惯性迟到者杨毅没有被班主任揪在教室前面树立典型。她觉得自己欠了人家一个人情。

  于一走到丛家面前,杨毅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只见丛家指向挑起事端的那个男生,于一转头揪起那人的衣领,那人骂了一句要扭开他的手,被狠狠一巴掌甩出去。“是他吗?”他问的是丛家。丛家犹豫着点点头。

  那个人刚才已经得空脱下旱冰鞋,光着脚从地上爬起,骂骂咧咧地过来踹于一。于一接住他的脚,他重心不稳向后跌去,让于一捞住了脖领子满拳闷过去,打得得鼻口蹿血,跟头把式地栽倒在地上,几个同伙见状忙扑上来。于一迈前一步把倒在地上的人骑在身下,左右开弓擂了十数个大耳光,黏乎乎血沾了满手。旁边那两个人用脚踹于一,他躲也不躲,抓着人脑门儿的头发把他往水泥地上磕,一下比一下狠,那人毫无还手之力,手脚胡乱挥舞。地面的血迹越来越多,帮忙的那两个人也放弃攻击改为拉架,一边一个扯着于一的手臂。于一手腕一拧往上错抓住他们的领子,两人重重撞在一起,一个人的鼻子撞到另一个的额头上,鲜血模糊在脸上十分狰狞。于一又转向地上那个已经分不清南北的家伙,双手掐住他喉咙,掐得他眼珠子冒冒着,手指勾啊勾地挣扎,他越挣扎脖子被勒得越紧,脸色呈现出一种令人心惊的猪肝色。

  丛家家也扑上去,嗓子吓得变了腔儿:“于一!别打了于一,他要死了……”于一两根手臂像铁钳子似的登登紧,根本拉不动,她回头求助,“庆庆你快来拉开他呀!”

  杨毅穿了自己的黑皮小军钩,正在系鞋带。露珠抱着她的大衣在旁边擦她脸上的血迹。

  “机灵着呢。”露珠丢下纸巾站起来,“我们一进来就看见她呜呜跑着去拿棍子。男的没够着,几个女的让她打得满脸花。”

  于一拿脚尖挑起那根拖布杆掂了掂。“这他妈一打就劈了。”手一扬撇开,摔得啪嗒一声,好多人都看过来。他不理不睬,蹲下去用力抹她的脸,告诉她:“下回找好使点儿的。”

  “啥好使?”杨毅没好气地推他的手。本来不疼,让他一搓皮都掉了。他手上腥乎的血味真难闻……

  他笑了笑,伸手在她湿发上捻了一把。“我写给你看我爸给我起的是什么名儿。”在茶几上写了自己的名字,“于”字收笔的钩连写出名字的“一”。

  于一,是目前所有吴小雾作品中最受追捧的角色,没有之一。黑道老爸,打架王,流川枫的样子,讲义气,有智慧,钟爱小刺。。。

  雾偏爱锹儿,全世界的人跪倒任雾差遣,比不上他在某个午后一个浅浅的笑来得骄傲。喧闹却寂寞是无可救药的,长大太久了忘掉在中学走廊尽头那个相视一笑浅浅的心动。于一,如果你有毒,我愿用自己炼成一味药,只盼止得住你毒发攻心的疼痛。 ------吴小雾

  初看鱼刺,尽是斗嘴笑闹的生活,而那些成长的日子里,点点滴滴的插曲伴随着他们,于一教着刺儿,不像季风束着她,以宠溺的眼光在她尽兴后说“轻点得瑟”,刺儿天不怕地不怕,怕是早早彷徨沉溺在小锹的关心里,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怎么发现。刺儿太真了,说出的话气的别人哭笑不得却不能不承认她说错了。刺儿挑事的本领也让人头疼,季风提心吊胆,从家无可奈何,翅膀更喜欢心里掂量后再考虑要不要狼狈为奸,而于一则挥挥手放任她玩闹,这并不是不管而是先会把一切有危险的先划在自己的周围,当要过界时怒眉“别找削”,面对这样的于一,刺儿当然怕,但却更崇拜,也会从此慢慢学着保护自己。于一带给刺儿的绝不仅仅是爱情,还记得后来,刺儿背着于一去管雷管的事,爱咋胡的她连季风都没说,她心里什么都知道,开始用自己的方式护着于一,到了后来也没有邀功,这就是刺儿,哪怕我们身边也有很多很多和刺儿一样大咧咧的事精,可没有谁会像刺儿这样真,有时单纯的像孩子,有时倔强固执到不行,雾给了我们活生生的会长大的刺儿。

  于一于一,于一的狠于一的寂寞于一的宠爱于一的执着,我心里的于一是完美的,我甚至一开始觉得刺儿配不上他,可爱情里没有配不配的问题,于一那样准的眼光怎么会看错人,刺儿就是那个唯一能让他轻松释然心里什么都不想的人。于一于一,果决的爱干净的爱唯一的爱执着的爱,我宁愿不要解药去爱上这样一个人。不知看到了第几遍,才能看到鱼刺里那些笑闹背后的真情,于一一个眼神一个笑涡,不仅仅只有小刺看痴了,刺儿恋着他依赖着他也同时给了他温暖。鱼刺之间的距离早已融不进第三个人,其他的都是毒药以外的世界。

  有时舍不得他们长大,就这样挺好的,可怎么会呢。我知道自己害怕什么,于一会和季风翅膀一样变成刺儿的哥们么,谁说过小打小闹算不上爱情,那个年纪的事怎样才算真。可雾相信鱼刺不是吗,我们都偏爱他们贪恋他们,在是以和非时里搜索鱼刺,看着刺儿忙忙碌碌管着别人的事,还有于一都刺儿妈的坦诚,不由的羡慕。足够了,想认真的谢谢雾给了我这样一个好的不像话的结局。

  很久了,自己一个人走着走着就会想起鱼刺,吃吃的笑,好像他们就在身边。那个带着球风风火火上篮的女生是不是刺儿,那个斜靠在摩托上懒懒转着钥匙圈的是不是于一,我想我是真的中毒了,不可自拔。


活动五-太阳2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太阳2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太阳2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太阳2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太阳2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