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在古龙的江湖世界里 英雄脸上可以有刀疤
 

  我读书那会儿,喜欢金庸。现在细细想来,还是喜欢金庸,因为看金庸的书,就像是一本大百科全书,总能从他书中的人物、故事中学到点儿什么。

  人年轻,喜欢幻想,看武侠的我总想着「策马扬鞭傲神州,笑看风云度春秋。」等到出入社会,我开始看古龙,才发现自己没那么伟大,就一螺丝钉,缺我也没啥。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我看见的是爱恨情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是奉献。很多时候人物都摸爬滚打,一直跑到居庙堂去,江湖的气儿便淡了。我看古龙的小说,发现他书里的人,从头到尾都没离开过江湖。

  在古龙的江湖世界里,英雄脸上可以有刀疤,可以瘸腿,可以是肺痨。武功也可以不那么高,用的武器只与人的心有关。暗器可以是正义的,因为使用暗器的人不会从背后伤人。刀可以是有情的,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拔刀。剑呢?古龙的小说很少写剑,我最喜欢的三位剑客:「飞剑客」阿飞,「剑神」西门吹雪和「三少爷」谢晓峰。

  阿飞、西门吹雪和谢晓峰的剑有何不同?他们的剑都是无情的,在追求剑的最高奥义上,都觉得只有无情的人,配上无情的剑,才会发挥出剑的最高奥义。有趣的是,他们到最后都成为小说里那个剑法最高的人,但不是因为无情,而是多情有义气。

  谢晓峰年少成名,厌倦杀戮,为了朋友,舍己救人,有义。一生为情所困,有情。

  有趣的是,古龙写剑,总会为每位对手找到适合用剑的对手,阿飞和荆无命,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谢晓峰和燕十三。无论剑法多高的人,都会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落寞之感。每个人追求剑法的极限上,总要与相应的对手比剑,以示公平。这在金庸的小说里很难看见,高手之间用何兵器都可,追求内力比拼,强过任何器械。拳拳相交才是真理。

  古龙不会,他会很正义的,如同孩子般站出来,给每人分一把剑,若对手没有绝世好剑,另一位剑客会等,直到对手找到与之相匹配的剑来杀对方。我每每看见这里,觉得这真是孩子气的写法,可偏偏又喜欢得不得了。不吃亏,不占人一丝一毫便宜,这才是他笔下的剑客。

  金庸写江湖险恶,古龙就写江湖至诚。金庸写高手过招,拳拳到位。古龙就写花落叶碎,一剑定胜负。

  金庸写江湖,开篇会讲述一个悠久的故事,之后将主线慢慢铺陈开来,读金庸,需要些耐心。

  古龙写江湖,开篇寥寥几笔,讲花前月下,风花雪月,之后主人公喝着酒,闲庭若步的走来,直击内心,读古龙,温一壶好酒,喝到微醺最好。

  说来说去,其实每个人年少时都向往成为金庸故事里的大侠。可等到跌跌撞撞后,再回过头看古龙,才发现自己最想过的,还是那花前月下,有情有义有美人的幽幽岁月。


活动五-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